• <i id='84inl'><div id='84inl'><ins id='84in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84inl'></fieldset>
      <span id='84inl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84inl'><strong id='84inl'></strong><small id='84inl'></small><button id='84inl'></button><li id='84inl'><noscript id='84inl'><big id='84inl'></big><dt id='84in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4inl'><table id='84inl'><blockquote id='84inl'><tbody id='84in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4inl'></u><kbd id='84inl'><kbd id='84inl'></kbd></kbd>

      <dl id='84inl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84inl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84inl'><strong id='84inl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84inl'><em id='84inl'></em><td id='84inl'><div id='84in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4inl'><big id='84inl'><big id='84inl'></big><legend id='84in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84inl'></ins>

            夜路驚魂遇女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  半夜兩點多,下著大雨,我剛從網吧出來,上瞭一天一夜的網,困得哈欠連天。偏偏住的地方還在郊區,離網吧走路得半個小時的路程。

              人們都說人的肩膀有三盞燈,晚上走夜路不能回頭看,回頭一次鬼就會吹滅一盞燈,等鬼吹滅瞭你的三盞燈,你的小命也就不保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一個人打著傘在漆黑的大街上走著,雨稍微小瞭一點,郊區的路上一個人都沒有。就連路燈也是偶爾隻能見到一個。走到一個十字路口,十字路口的拐角有一盞昏暗的路燈,我突然覺得脖子涼嗖嗖的,加快腳步往前走,突然覺得背後有個腳步聲。我以為聽錯瞭,放慢腳步仔細聽著,果然身後的腳步聲也走的慢瞭起來。不是我耳朵多好,主要是“它”走路不跟我同步,“它”總是比我慢半拍。我頓時心跳加速,拿著傘站在原地不敢動,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,我甚至都能感覺到“它”就貼著我的後背。這個時候我早都忘瞭不能回頭的說法,我用力的捏著傘炳,哆哆嗦嗦的閉上眼慢慢向後轉,我怕我轉的快瞭會跟“它”臉碰臉。等我慢慢睜開眼,什麼都沒看到,空蕩蕩的馬路在路燈的照射下似乎顯得很猙獰,我應該是嚇壞瞭,三百六十度轉瞭一個圈看瞭下,還是一個人都沒有,我松瞭一口氣,大概是我太緊張瞭,自己嚇自己吧。

              轉過身深呼吸幾下我又繼續往前走,身後再沒瞭腳步聲,果然是自己嚇自己,我為瞭給自己壯膽哼起瞭歌,“都可以隨便的你說的,我都願意去”

              “小火車滴滴的聲音”

              我站在原地不敢動,誰在接歌,

              “都可以是真的,你說的,我都會相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早都停瞭“它”還在唱,是個女的,聲音很好聽,是從我背後傳來的,在漆黑的夜裡倒是有些刺耳。我嚇得快要尿褲子瞭,不停的轉頭看看到底是誰嚇我,可是空蕩蕩的大街依舊隻有我自己。我真恨我自己,幹嘛要沒事瞎唱什麼歌。

              環視瞭一圈依舊沒人,歌聲也停瞭,我卻再也不敢唱瞭。渾身都濕透瞭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汗水。繼續大著膽子向前走。過瞭前面的小橋就到瞭。

              走到橋頭我的心又涼瞭,橋的那邊一個女的坐在橋墩上,下著雨她也沒打傘,渾身濕透瞭,我站在橋這邊,她坐在橋那邊,她似乎沒有看到我,一直低著頭在哭,哭聲很大,隔著雨聲我都能聽到。回傢就隻有這一條路,我站在原地站瞭半天,沒辦法,隻好硬著頭皮上瞭。等我走到她跟前的時候,她突然停止哭瞭,猛然抬頭看著我,我汗毛都豎起來瞭。嚇得已經不會走路瞭。她直勾勾的盯著我,我也盯著她,這女的長的還挺漂亮,雖然頭發濕瞭全部粘在臉上,到依舊能看出長的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過瞭幾分鐘我不知道,我隻知道我的腳麻瞭,她突然噗哧笑瞭下,笑的很好看。我居然不知所措瞭。管他是人是鬼,死就死。我一屁股坐在她旁邊,把傘挪過去替她打著,她看著我又笑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怎麼這麼晚還在街上跑,不怕鬼嗎?”她歪著頭俏皮的問我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天不怕地不怕還怕什麼鬼啊,你怎麼大半夜在這哭啊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找不到回傢的路瞭,我好像忘記瞭好多事,連我是誰都記不起來瞭!”她憋著嘴似乎又要哭瞭,我趕緊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事沒事,我在這陪你。陪到你想起來我在回去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謝謝你,你真是個好人,你能抱抱我嗎?我感覺好冷,我渾身都濕透瞭。”她可憐兮兮的看著我,我並不是想占她的便宜,是我真的覺得她很可憐,我沒辦法拒絕,她向我靠過來,我伸出手把她摟在懷裡,她的頭發全耷拉在臉上,我幫她把頭發用手撥起來弄到後面。突然手覺得粘糊糊的,我以為什麼東西弄到頭發上瞭,我轉頭看看她的後腦,頓時一股熱血直沖頭頂。她的後腦一個大洞,不停的往外流著血和腦漿。怪不得她說不記得什麼瞭。我的手停在半空,手上占著許多不明的東西。我覺得好惡心,胃裡一股翻湧從嘴裡出來,我轉過身吐瞭,晚上吃的泡面全部吐出來瞭。她用手拍打著我的後背,問我是不是感冒瞭。我嚇得推開他趕緊站起來。靠在橋的另一邊驚恐的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怕我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怕是假的”!

              “為什麼要這麼對我?”她突然像發瞭瘋一樣,沖著我大聲喊叫,不停的重復著那句話。我扔瞭傘趕緊跑,再不跑小命就沒瞭。但是跑瞭好久感覺還是在原地打轉,我氣喘籲籲的站在原地不動,看著她一步一步向我靠近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到底要幹嘛,我又沒惹你。我隻是想回傢而已。”我知道我跑不瞭瞭,打算跟她講講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不想幹嘛,我好冷,我想讓你抱抱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慢慢走過去。今晚這條小命怕是要交代到這裡瞭,算瞭,看她也挺可憐的,就滿足她這個願望。我伸出手,一把把她摟過來,抱在懷裡,她也不掙紮,也不說話,變得很安靜,靜靜地在我懷裡靠著。如果她是個人,或許這時候很浪漫,但是她偏偏是個人人都怕的鬼,我這個時候連牙床都在打顫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一會,雨停瞭,她推開我,笑瞭笑,

              “謝謝你,我已經瞭無牽掛瞭,以後不要太晚回傢瞭,小心我又在半路等你喲!”說完她轉過身,從橋上跳下去,我追到橋邊去看,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我拍拍腦袋,趕緊往傢跑,這次什麼都沒有,一路順利回到傢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我出門上班,路過那座橋,看到有好多人圍著,我趕緊擠進去看,好多警察拉著封鎖線,昨晚那個女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,大傢都在議論紛紛的

              “聽說是被男朋友拋棄瞭,一時想不開,跳瞭水,腦袋剛好磕在石頭上,腦袋後面開瞭一個洞,嘖嘖,真是慘啊!”

              我嘆瞭口氣,看瞭她一眼,她似乎沖我笑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安息吧!”我小聲說道。轉過身朝公司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以後再也沒敢半夜回過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