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vcik8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vcik8'><strong id='vcik8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dl id='vcik8'></dl>

    1. <ins id='vcik8'></ins>

      <span id='vcik8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vcik8'><div id='vcik8'><ins id='vcik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vcik8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vcik8'><em id='vcik8'></em><td id='vcik8'><div id='vcik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cik8'><big id='vcik8'><big id='vcik8'></big><legend id='vcik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vcik8'><strong id='vcik8'></strong><small id='vcik8'></small><button id='vcik8'></button><li id='vcik8'><noscript id='vcik8'><big id='vcik8'></big><dt id='vcik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cik8'><table id='vcik8'><blockquote id='vcik8'><tbody id='vcik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cik8'></u><kbd id='vcik8'><kbd id='vcik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變裝舞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9

            一年一度的萬聖節到瞭,可兒穿上瞭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奇異服裝,去參加男朋友傢中的變裝舞會。

            汽車行駛在公路上,一點雨滴突然滴在瞭擋風玻璃上。

            可兒抬頭看瞭眼天空,漆黑的夜色,沒有一絲光亮。路燈也是好遠才有一個。可兒莫名有些緊張,似乎,旁邊那黑乎乎的樹林當中隨時都有竄出來的妖魔。

            所幸一路無事,地下停車場中。

            在車上,可兒正在換自己帶來的衣服,車中人影婆娑。地下停車場中一根柱子的後面。一個帶著棒球帽的男人正偷偷目睹著一切。

            當可兒換上瞭衣服,戴上面具之後。哼著輕快的小調,一步一步向著電梯走去,卻不曾發現,一個人影正跟在她的後面。

            可兒來到電梯旁,按瞭按鈕之後,就抬頭看著電梯上方顯示的數字。

            “5,4,3,2”電梯一層一層下降著。“1”。電梯停在瞭第一層。

            地下停車場是-1層,可兒繼續等著。

            忽然,借著金屬電梯門的投影,可兒看見瞭一道黑色的身影從背後靠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可兒回頭一看,一個帶著棒球帽,臉上帶著口罩的男人走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那是…….”可兒看見男人的手中拿著的扳手,不好的預感襲來。

            不!可兒失去意識前看見的最後一幕就是男人揮動手中的扳手,打在瞭自己的太陽穴處。

            變裝舞會開始瞭,閆天的女朋友還是沒來。手機也是打不通。

            可能是堵車瞭吧。閆天暗道。

            看著窗外的雨滴,閆天又撥打瞭一次女朋友可兒的電話。可是依舊打不通。

            閆天走進屋中,屋裡的人們已經開始瞭午夜的狂歡,燈光閃爍。女人猩紅的唇,價格昂貴的酒,充斥著這狂亂的萬聖夜。

            閆天跟幾個熟悉的人打瞭個招呼就出門瞭。一邊打電話,一邊坐著電梯向著停車場而去。

            電梯到達,門開瞭。

            閆天皺著眉頭出瞭電梯,依舊打著電話,卻發現停車場居然一點信號沒有。

            該死!閆天掏出車鑰匙,準備前往可兒的傢中看一下情況。

            那不是可兒的車嗎?閆天無意的一瞥,卻發現瞭可兒紅色的奧迪正停在停車場中。

            可兒呢?閆天四處看瞭一下。四處一個人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閆天走近車子,透過窗戶的玻璃閆天看見瞭可兒的手機與提包正在車中,人卻已消失無蹤。

            四處尋找的閆天沒有發現可兒的身影。或許她已經上去瞭?閆天暗想。

            準備上樓的閆天卻突然站住瞭腳步。這是什麼味道?閆天站住腳聞瞭聞。是血腥味嗎?可能是我想多瞭吧。閆天還是上樓去瞭。

            舞會繼續開著,閆天的房子很大,屋裡的人也是十分多。閆天在人群當中穿梭,卻沒有發現可兒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角落處,棒球帽男子卻出現在瞭這裡。

            變裝舞會中,他隻是簡單的帶瞭個帽子與口罩。與周圍華麗的人們格格不入。不過依舊有兩個妖嬈的女人靠在棒球男的身邊。

            你身上是什麼味道?一個女人在男子胸口狠狠嗅瞭一口。手掌也在男子胸口緩緩撫摸著。

            男子挑瞭下眉毛。看著眼前貓臉面具的女人緩緩道:血的味道,怎麼?你喜歡?

            女人嫵媚一笑:血的味道?我看是火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男子微微停頓,隨後站起身,牽著女人的手向著偏房走去。

            去主臥好不好?我喜歡刺激的。女人在男子的耳邊輕輕呼氣。

            男子偏頭看瞭一眼女人,而後拉著她向主臥走去。

            而另一位女人就坐在座位上笑盈盈地見著他們:這不偷腥的貓今天是怎麼瞭?

            午夜……屋裡已經走瞭許多人瞭。

            閆天從沙發上醒來,自己怎麼不小心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外面的雨依舊不停的下著。

            拿出手機,還是沒有可兒的電話。到底是去哪瞭。閆天摸著有些發漲的腦袋,似乎自己剛才喝瞭許多酒?為什麼自己一點記憶都沒有?

            一個個準備走的人看見閆天醒瞭都與其打招呼。走瞭啊。看把你傢弄得真亂”“恩,沒事。改天交給小時工來弄就好。閆天回應著,興致卻是不高。

            突然一個女孩急匆匆走過來:閆天,你看見小魚瞭嗎?”“小魚?沒有啊。我剛才在這睡著瞭,估計走瞭吧。

            女孩看瞭一眼閆天哼,真是薄情!閆天一臉呆滯,自己什麼地方得罪她瞭?

            第二日,閆天起床的時候日上三竿瞭。他是被門鈴聲吵醒的。

            開瞭門,入目的是兩位穿著制服的警察。

            閆先生?其中一位國字臉的警察問道。

            是我。怎麼瞭?閆天問。

            是這樣,有位女孩到我們這報案,說是她的朋友在昨晚凌晨的時候失蹤瞭。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您的屋子裡。警察眼神犀利,緊緊盯著閆天。

            是小魚嗎?我不知道呀?我昨晚睡著瞭,醒來的時候就少瞭許多人瞭。閆天靠在門上,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