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s3u6n'></dl>

    <acronym id='s3u6n'><em id='s3u6n'></em><td id='s3u6n'><div id='s3u6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3u6n'><big id='s3u6n'><big id='s3u6n'></big><legend id='s3u6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s3u6n'></span>
  1. <fieldset id='s3u6n'></fieldset>
    1. <tr id='s3u6n'><strong id='s3u6n'></strong><small id='s3u6n'></small><button id='s3u6n'></button><li id='s3u6n'><noscript id='s3u6n'><big id='s3u6n'></big><dt id='s3u6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3u6n'><table id='s3u6n'><blockquote id='s3u6n'><tbody id='s3u6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3u6n'></u><kbd id='s3u6n'><kbd id='s3u6n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s3u6n'><div id='s3u6n'><ins id='s3u6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s3u6n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s3u6n'><strong id='s3u6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ns id='s3u6n'></ins>

          校園恐怖怪談之命中註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人偶的喪歌
              恐怖指數:★★★★★
              詭異指數:★★★★★
              命中人:洛洛
              放學後的晚上,我一個人在胡同裡走著。
              忽然,載聽見小孩子的笑聲,隨後,便在一個角落裡發現瞭他們。他們嬉笑著唱起歌來:“第一隻人偶說,我是淘氣的小人偶,跳下屋頂,摔得稀八爛;第二隻人偶說,我是乖巧的小人偶,藏在傢裡,被火燒成灰:第三隻人偶說,我是生氣的小人偶,拿起尖刀,自己割斷頭;第四隻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突然,我發現一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男人拿著刀劈向那些孩子,刀劈在地上,那些孩子不見瞭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個男人定定地站著。我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那四個孩子竟然站在不遠處,發出嘻嘻的笑聲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住口!”那個男人再一次沖瞭過去。
              “諳等一下!”我一把拉住那個人。那些孩子趁機逃走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你看見他們瞭?”那個人一把揪住我,“你竟然放他們走!”
              他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,我嚇得喘不上氣來:“你幹什麼?”
              他輕蔑地哼瞭一聲:“等你倒黴的時候,我再來好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然後,他就消失瞭,就像他來的時候一樣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青澤,張老師要你快一點兒交昨天的作業。”瓔珞壞笑著拍我的肩膀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哎呀,真倒黴。”我一把搶過木杉的作業本,“木杉,下節課如果老師問起我,你就說我生病回傢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什麼?又要逃課?”
              其實,今天逃課真的是因為我不太舒服,似乎我有什麼事還沒有做,卻又不知道是什麼事,老是有種焦躁的感覺。快到傢時,我的頭越來越沉,好不容易打開房門,我躺在沙發上,立刻睡瞭過去。
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剛到學校,瓔珞就紅著眼睛告訴我,張老師死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什麼?”我很吃驚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張老師是從天臺上跳下來摔死的。警察局接到瞭一個奇怪的電話,他們趕到那裡時,發現他已經死瞭。據說死亡時間是半夜。”木杉很不自然地整理著作業本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奇怪的電話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是的,先是有小孩子唱歌,然後有人說咱們學校有人跳樓自殺瞭。接著電話就斷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那個人八成就是兇手吧。”我覺得毛骨悚然。
              “警察也是這麼懷疑的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對瞭,你不是說有小孩子唱歌嗎?唱的是什麼啊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好象是關於人偶的童謠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我倒吸瞭一口涼氣。
              當那個男人重新站在我面前時,我幾乎無法控制我的怒氣:“是不是你搞的鬼?要是你再有什麼舉動,我一定饒不瞭你!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不是我殺的。而是你。”他的刀在我眼前晃動瞭一下,“你難道不記得瞭?你躺在床上,然後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然後?然後我又重新站起來,走出傢門……我的頭突然很痛,然後我走到一個人的傢門口,敲門……我帶著那個人來到屋頂,對他說:“死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 一切都那麼清晰,是我幹的,的確是我讓張老師跳下去,我為他的死輕輕唱道:“第一個隻偶說,我是淘氣的小人偶,跳下屋頂,摔得稀八爛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你應該還記得那天晚上吧?知道那四個小孩是什麼東西嗎?他們叫做‘唱喪歌的人偶’。聽到這種不吉利的童謠的人,就會被附身。而現在,你成瞭害人的鬼瞭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瞭木杉的死訊,他是在傢裡被火燒死的,燒得面目全非。據說是煤氣泄漏導致瞭火災,而最詭異的是報案的人依然唱著童謠。
              每天夜裡,拿刀的男人和四個人偶就會在我的夢中出現。他總是對他們說:“你們什麼時候才肯結束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等喪歌唱完。”人偶們的臉變得扭曲,然後腐爛,露出沒有嘴唇的牙齒。
              每當這時,我就會醒過來。我不明白等喪歌唱完會發生什麼。
              無論怎樣,我還是決定回到學校。連續發生的死亡事件,弄得人心惶惶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你沒事吧?”瓔珞看到我,露出困惑的目光,“你的臉色很不好啊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我沒事。瓔珞,聽說你要轉學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是的,學校發生這種事,很多人都說這裡不吉利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我本想說些理解的話,但一種熟悉的眩暈突然沖擊我的大腦,我踉踉蹌蹌向後退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青澤?你怎麼瞭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你聽過人偶的童謠嗎?就是張老師和木杉聽到的那個,很好聽的哦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瓔珞發出歇斯底裡的吼叫,她用力地撕扯掉自己的頭發,滿手都是血,然後她又開始拼命撞墻,接著飛快地向走廊盡頭跑去。
              我追過去,發現瓔珞的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瞭一把尖刀。因為光線不足,她的表情顯得更為詭異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嘻嘻……”她發出孩子般的笑聲,和我在夢中聽到的一模一樣。
              第三隻人偶說,我是生氣的小人偶,拿起尖刀,自己割斷頭。
              瓔珞揪住自己的頭發,一刀,兩刀,三刀……
              “停下!”我不顧一切地沖上去,抓住她拿刀的手,我清清楚楚地看見瞭她對我詭異的微笑。我一驚,突然感到一股熱熱的東西噴到瞭我的臉上。
              一個圓東西滾向人群,是瓔珞小巧的頭顱。
              所有人都尖叫起來,瓔珞的屍體重重摔在地上。
              我的臉在痙攣,第三隻人偶的喪歌應驗瞭……
              “第四隻人偶的歌唱完後,他們就跟我走。”他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去哪裡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無人之境。”他笑瞭笑,“從此以後永遠地消失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隻有等到第四個犧牲品死掉,一切才能結束?”我激動地大喊大叫,“你不是人類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我叫旁觀者,除鬼的旁觀者並不是人類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我默默站起來,向某一個方向走去。總會到傢的,我想。
              我坐在鏡子前,耳邊回蕩著詭異的笑聲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來吧,人偶的詛咒……”我對鏡子裡的自己說。
              鏡子裡漸漸出現微笑著的人偶,他們變得支離破碎。
              那種熟悉的眩暈又重新來臨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第四隻人偶說,我是絕望的小人偶,找出一條繩,吊在房梁上。”
              以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