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bnme6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bnme6'><div id='bnme6'><ins id='bnme6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acronym id='bnme6'><em id='bnme6'></em><td id='bnme6'><div id='bnme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nme6'><big id='bnme6'><big id='bnme6'></big><legend id='bnme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dl id='bnme6'></dl>

    <i id='bnme6'></i>

    <code id='bnme6'><strong id='bnme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bnme6'></span>
      1. <tr id='bnme6'><strong id='bnme6'></strong><small id='bnme6'></small><button id='bnme6'></button><li id='bnme6'><noscript id='bnme6'><big id='bnme6'></big><dt id='bnme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nme6'><table id='bnme6'><blockquote id='bnme6'><tbody id='bnme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nme6'></u><kbd id='bnme6'><kbd id='bnme6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ins id='bnme6'></ins>

          嬰孩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小陳夫婦是老實的鄉下人,30多歲,養育著三個孩子,由於老傢窮苦,不能養傢糊口,所以來城裡打工,孩子給爺爺奶奶帶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他們來到一個城市,找瞭個小廠,夫妻兩一起上班,一個月一起也有五千塊左右,大部分的錢寄回傢,廠裡管吃管喝,兩人在外租瞭單間。廠裡比較累,經常要加班趕貨,他們很省,一個月通常五百塊都用不瞭那麼多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他們不懂得避孕,當小陳的老婆再次懷孕的時候,小陳無奈瞭,生吧又養不起,不生吧,又覺得對不起這個孩子,一直糾結中,一拖再拖,老婆的肚子已經顯形瞭,上班那麼累,她承受不住瞭,決定去打胎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一同事告訴小陳,附近有個衛生院,打胎隻要六百塊。小陳夫婦聽到後,覺得還蠻便宜,就去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衛生院,是用鐵皮搭的一個小棚子,裡面的燈光暗淡,看起來臟兮兮的,更重要的是沒有衛生許可證和醫學證明。小陳夫婦有些猶豫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你們是來打胎的嗎?衛生院裡有三個醫生,兩男一女,其中的女子打量著小陳夫婦,頓時瞭然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是!小陳夫婦不懂什麼證,隻是覺得這衛生院的環境不舒服,不放心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來,到這房間來,男的在外交錢後,就等在外面。那個女醫生對著小陳老婆說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小陳夫婦倆躊躇不定,站著不動。女醫生看出瞭他們的擔心,無所謂的說放心,你別看我們這簡樸,其實我們為這附近好多婦女都流過產,什麼事都沒有,照樣活潑亂跳,一個小手術,做完就能走,不用住院,價格又便宜,你們去大醫院去,最少得花上一千來塊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小陳夫婦聽到這番話,不知道是因為價格便宜還是覺得可以信任,竟然都點瞭點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隨後,小陳老婆就跟著女醫生進去瞭,小陳在外交錢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手術室很簡陋,一張小床擺放在一個小角落,床角亂七八糟的擺著一堆藥品,一個小臺燈就放在瞭床邊的一個小木桌上。女醫生要她躺在床上,跨開雙腿。接著從木桌的抽屜裡拿出一把手術鉗,沒有消毒,也沒有帶手套,更沒有什麼藥水給孕婦打葡萄糖,就這麼拿著手術鉗就往孕婦的私處捅瞭進去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啊~一陣疼痛從腹部傳來,小陳的老婆疼的頓時冒冷汗,雙腿發抖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別動,你這是一般人流,當然會痛啦!你要不要麻醉?麻醉的話要多交五百塊錢。女醫生粗魯的按住孕婦的腿,另一隻手用力的在孕婦的腹部攪動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不用,我忍忍就好。小陳的老婆咬著牙,雙手緊緊的抓住床邊緣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行!還有半個小時,忍忍就過瞭。女醫生重重的說瞭半個小時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才兩分鐘就痛的撕心裂肺瞭,半個小時要怎麼忍耐!小陳老婆還是想著能忍就忍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而女醫生手攪動的力度慢慢的加大瞭。一陣陣的疼痛比之前來的更猛烈瞭,醫生,我,我要打麻醉!小陳老婆說話都不利索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女醫生停下瞭動作,先生,你老婆要打麻醉,麻煩你交一下麻醉的錢。女醫生對著外面喊到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好的好的!小陳聽見老婆的叫喊聲,他心裡很擔心,所以這個醫生無論說什麼,他都答應,隻求老婆能安全的出來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女醫生從床角那藥袋裡胡亂的翻瞭一瓶藥水,用針抽取瞭一點,打進瞭孕婦的血管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本以為打瞭麻醉藥,就不會痛瞭,醫生,好痛啊!不是打瞭麻醉藥嗎?小陳老婆牙齒發顫的說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這,這麻醉藥還沒起效,過幾分鐘才有藥效。女醫生停頓瞭一下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十分鐘過去瞭,小陳老婆疼的臉色慘白,汗水大顆大顆的往下掉,身體的水分迅速蒸發,麻醉藥沒有用!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小陳焦急的等待在房外,醫生,好沒好啊?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就快啦!你再等個幾分鐘。女醫生此時也緊張的不得瞭,孩子還是沒流出來,她放下工具,改為手掏!手伸進孕婦的下體,過瞭一會,扯出一隻小手出來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孕婦此時已經出血不止,意識不清醒瞭,死撐著不閉眼,醫,,醫,生,好瞭,嗎?我,我,我好冷!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不急不急不急,孩子已經出來半個身子瞭。女醫生也頭冒冷汗,繼續用手掏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又是十幾分鐘過去。女醫生又掏出一隻小腿出來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醫生,醫生,好瞭沒有?我進去瞭啊!小陳的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啊,我,我,好瞭。孩子已經出來瞭。女醫生趕緊把那隻斷手斷腳用白佈蓋著,用一個盆子端著就出來瞭,你進去看看你老婆吧,孩子已經出來瞭,我去把孩子處理掉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謝謝醫生啊!小陳還連聲道謝,就跑進屋去。啊~春啊,你醒醒啊!你不要丟下我和孩子啊。沒過幾秒,屋裡傳出瞭哭聲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小陳老婆此時因為失血過多而進入瞭昏迷,奄奄一息。當小陳抱著老婆出屋的時候,那三個醫生跑的影兒都不見瞭。小陳心灰意冷,抱著媳婦兒痛聲大哭,哭聲引來瞭附近的路人,路人見到女人下身全是血,而男人身上也沾瞭血跡,趕忙掏出手機撥打瞭120急救,沒過幾分鐘,救護車來瞭,立馬把小陳老婆抬上瞭車,打上瞭點滴。

              到瞭大醫院,立刻就送進瞭搶救室,醫生快速的問瞭小陳幾個問題,大概的瞭解瞭一下病因,就進瞭手術室。過瞭半小時左右,一位護士走出來,拿著一張單,讓小陳簽字,醫生,我老婆怎麼樣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