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'28vnk'></dl>

      <acronym id='28vnk'><em id='28vnk'></em><td id='28vnk'><div id='28vn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8vnk'><big id='28vnk'><big id='28vnk'></big><legend id='28vn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28vnk'></fieldset>
        <ins id='28vnk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28vnk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28vnk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28vnk'><strong id='28vn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28vnk'><strong id='28vnk'></strong><small id='28vnk'></small><button id='28vnk'></button><li id='28vnk'><noscript id='28vnk'><big id='28vnk'></big><dt id='28vn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8vnk'><table id='28vnk'><blockquote id='28vnk'><tbody id='28vn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8vnk'></u><kbd id='28vnk'><kbd id='28vnk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 id='28vnk'><div id='28vnk'><ins id='28vn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身後有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4

  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       “我懷孕瞭!媚兒眉頭緊鎖地說。
              正在吸煙的文博,臉色一下子變瞭。媚兒是文博的情人,他們通過網絡認識,但他們各自都有傢庭,每逢周末,他們便會偷偷地來公寓裡幽會。這公寓是文博一位出國定居的朋友留下讓他幫忙賣掉的,由於要價比較高一直沒脫手,正好成為他們偷情的理想之地。這個周末也不例外,他們在激情過後文博光著身體靠在床頭吸煙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當媚兒說她懷孕時,他睜大雙眼瞪著媚兒說:怎麼會這麼不小心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都是你,那次猴急?媚兒嗔怪到現在要怎麼辦呀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鐵青著臉,說:做掉。
              媚兒光著身子趴在文博懷裡說:要不咱們結婚吧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陰沉著臉一把推開瞭媚兒說,你瘋瞭,說好瞭不幹涉彼此的婚姻,這孩子咱們不能要,做掉。說完他穿上衣服,咣當一聲摔門走瞭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媚兒感覺鼻子酸酸的,沒想到文博會這樣絕情。她心情低落地趴在床上懶得起來,這時她聽見瞭開門的聲音,媚兒以為是文博又回來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……”話還沒有說完,媚兒的臉上的表情僵住瞭,她看見她老公林偉推門走瞭進來。
              林偉臉色鐵青,語氣硬邦邦的,像刀剁在案板上,你以為你做的好事,永遠不會有人發現嗎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老公,你聽我說……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閉嘴……你這個賤貨。林偉揚手一巴掌打在媚兒的臉上。
              大不瞭離婚好瞭?媚兒尖聲叫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你敢……”林偉歇斯底裡地狂叫,順手抄起桌子上的煙灰缸,猛地砸向媚兒。可憐的媚兒睜大瞭雙眼,根本不相信林偉會下死手。她頭上的傷口源源不斷地湧出殷紅的鮮血,迅速地染紅瞭床單。“***鮮血更加刺激瞭林偉的神經,他暴怒繼續用煙灰缸擊打著媚兒的頭,直到媚兒一動不動瞭,林偉才一個不穩,摔到在瞭地上……
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從公寓出來,文博開著車行駛在回傢的路上。這時他的手機響瞭,他接起,是妻子來的電話。喂!文博嗎?你幫我去小飛的別墅取下他妻子以前穿的晚禮服,紅色的那件,我剛給他們夫婦打完電話,告訴他們我想借穿一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可我都快到傢瞭……”文博不耐煩地說,我明天要參加婚禮穿的,老公幫幫忙!妻子哀求著說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無奈隻好調轉車頭回別墅,他想媚兒也許早就走瞭。說實話他從來沒有想過離婚和媚兒在一起,隻不過是兩人你情我願彼此玩玩而已。他緊皺著眉頭心想真是倒黴怎麼就不巧有瞭孩子,要趕緊勸她打掉才行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掏出鑰匙剛要開門,發現門沒鎖虛掩著的。當時他並沒多想,直接就走瞭進去。屋子裡撲面而來一股血腥味,媚兒!無人應答,又叫瞭好幾聲,結果還是一樣。他這才覺得有點不對勁兒。直朝臥室走去。推開門他嚇得驚叫瞭一聲,隻見媚兒赫然橫躺在床上,眼睛鼓得老大,頭被砸的稀巴爛,血流瞭一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被嚇得魂飛魄散。他定瞭一下心神,俯身探一探媚兒的鼻息,發現已經沒有瞭呼吸。這怎麼可能呢,他來回也就半個小時的時間,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把媚兒殺瞭,可憐的她肚子裡還有個孩子,他無力攤倒在地上,臉色像紙一樣蒼白,全身像篩糠一樣顫抖著。
              突然,門被人一腳踹開。四五個警察撲瞭上來,一下把文博壓倒在地。其中一個警察掏出手銬,嫻熟地把他銬瞭起來。文博拼命地掙紮著,嘴裡大叫說:不是我殺的,你們為什麼銬住我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警察冷笑一聲說:殺瞭人你還狡辯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文博一邊掙紮一邊說:真不是我殺的
              警察哪容他爭辯,推推搡搡地把他塞進瞭警車。車子一拐,上瞭路。文博大叫冤枉,警察威嚴地說:是不是你殺、我們會調查清楚的,現在請你配合我們工作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(二)


              雨越下越大,街上的行人紛紛加快瞭腳步。文瑞仰起頭,看瞭看天,雨水打在臉上。文瑞心裡湧起一陣悲傷。剛剛他去看守所見到瞭大哥文博。他清楚大哥的為人絕不會因愛成恨而殺人。可是現在所有的證據都對大哥不利,不知道怎麼才能幫他。文瑞回過神,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濕透瞭,於是慌忙攔瞭輛出租車。按文博告訴他的地址來到公寓。下車時,天已經黑透,四周沒有人影,荒草中發出刺耳的蟲鳴,遙遠的地方似乎傳來野貓淒涼地叫聲,刺激著文瑞的耳膜和神經,文瑞看見眼前是一幢夜幕下的別墅,隱約透著一股邪氣。文瑞走得很慢,他看見裡面似乎透出一絲朦朧的光亮。文瑞心裡一驚,慌亂中碰開瞭虛掩著的門。呼啦,一陣冷風吹過,文瑞打瞭一個冷顫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房間裡並沒有亮著燈,屋裡的一切隻能隱隱約約看得清楚,文瑞屏住呼吸走瞭進去。這時他看見床上躺著個一身赤裸的女人,文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慢慢走瞭過去,這時女人緩緩地、慢慢地,站瞭起來。文瑞眼前突然一陣暈厥,他感覺一陣冷風撲面而來,眼前的女人早已不知蹤影,夜幕下他的嘴角突然泛起瞭一絲詭異的笑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