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i5uz2'><strong id='i5uz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i5uz2'><strong id='i5uz2'></strong><small id='i5uz2'></small><button id='i5uz2'></button><li id='i5uz2'><noscript id='i5uz2'><big id='i5uz2'></big><dt id='i5uz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5uz2'><table id='i5uz2'><blockquote id='i5uz2'><tbody id='i5uz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5uz2'></u><kbd id='i5uz2'><kbd id='i5uz2'></kbd></kbd>
    2. <ins id='i5uz2'></ins><acronym id='i5uz2'><em id='i5uz2'></em><td id='i5uz2'><div id='i5uz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5uz2'><big id='i5uz2'><big id='i5uz2'></big><legend id='i5uz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i5uz2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i5uz2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i5uz2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i5uz2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i5uz2'><div id='i5uz2'><ins id='i5uz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中元來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每年農歷七月十五日是中元節,那時候就會鬼門大開。初一鬼門開,十五鬼門關。此月,鬼經過春夏的沉寂,又可以出來活動,所以叫做鬼門開。民間以路邊點火、河中放燈、提供鞋子等辦法,滿足鬼出門活動的需要,以免它們連基本的需求都得不到滿足,無法出行而在原地為非作歹,當然,點燈引路等辦法更是希望野鬼能夠“遠走他鄉”。七月時,鬼門初開群鬼紛出,一時“群鬼亂竄”,由於鬼剛剛經歷一夏的墓居煎熬,饑腸轆轆,所以給餓鬼施食就成為要緊之事。由於此時鬼可以自由外出活動,所以千萬不要一個人在中元節午夜的時候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漆黑的夜裡一輛汽車還在路上跑著,而在車裡開著車的律師康逸琨心情確實大好。源於他僅僅是作瞭一個假的證明就獲得瞭100萬,幫著那個殺人兇手開脫罪名也花瞭不少時間。不過一百萬也夠瞭。他現在實在是非常的高興,思緒不由得回到瞭幾天之前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前,康逸琨所在的律師事務所處理一起官司。律師事務所人聲鼎沸,嘈嘈雜雜的聲音不斷湧入人的耳朵,讓人倍感煩躁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的傢人死的那麼慘,你們律師事務所不說這著幫忙將兇手繩之以法,還幫著兇手打官司,你們就不怕喪良心麼?”

              “良心,哼哼,良心值幾個錢。你要拿得出錢,我幫你打官司,想判那個人什麼刑就是什麼刑。問題是你拿得出錢麼。”康逸琨對著來事務所鬧事的受害人傢屬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受害人傢屬依然哭訴著:“你們為錢不得好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笑瞭笑:“好啊,隨時來。來保安,把這人趕出去。”轉身又對著旁邊一秘書模樣的人說道:“那剩下的錢打我賬戶,我最近忙這事忙的都快累死瞭。我要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現在的康逸琨駕車旅遊歸來,他突然想到他要買點東西,於是康逸琨駕車駛向瞭夜市區。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找瞭個車位停下,下車走向夜市區。

              “康逸琨,康逸琨,康逸琨。”康逸琨突然聽到有人在叫他,於是他回頭看瞭一下,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嚇瞭康逸琨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隻見在康逸琨身後一個白衣女子,她的指甲修長,頭發長的遮住瞭眼睛,嘴角微微揚起,像是在笑。在風中搖曳的身姿不主的飄著,再一仔細觀察,她竟然沒有雙腿!!!就那樣的飄在半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嚇得拔腿就跑,而那身後的聲音卻一直揮之不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康逸琨,康逸琨,康逸琨,為什麼要幫兇手,為什麼。”原來這個就是那個受害人,康逸琨幫著兇手開拓瞭罪名,卻不想惹怒瞭受害人的魂魄。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被迫逃到瞭一個小角落裡,他長舒瞭一口氣。此時康逸琨突然啊的一聲,應聲倒地,眼前一黑,失去瞭直覺。

              當康逸琨睜開眼睛的時候,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瞭。

              油鍋裡面正在掙紮的一群鬼,無頭的,斷臂的,血流不止的,油鍋滾滾,裡面的鬼哀嚎不斷。而康逸琨此時正在被釘在銅柱上看著這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到瞭地獄麼,康逸琨想著。此時那個女鬼慢慢飄瞭過來,一陣風吹過,康逸琨看清瞭女鬼面貌,不由得大叫起來。那女鬼,雙眼流血不止,額頭上有一個巨大的口子,口子裡往外冒著鮮血,仔細一看居然能看到白色腦漿。那女鬼對著康逸琨說道:“為什麼要這麼做。為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整個人嚇的不能說話,隻是雙腿不斷地哆嗦。

              女鬼又說道:“既然你給他打贏官司,那我就讓你跟他一樣吧。”說完女鬼轉身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,女鬼帶來一個東西,康逸琨很費力的才看清楚那個就是兇手,他努力幫著洗脫罪名的兇手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兇手現在簡直不成個人樣,雙腿雙臂全沒,整個一個‘人棍’,就在地上一動不動,嘴裡不斷地呻吟著,發出撕心裂肺的喊聲。

              女鬼看瞭看那個兇手,又看向瞭康逸琨:“他趁我不註意害死我,還封住我的投胎之路,你還去幫他洗脫罪名,讓我做孤魂野鬼也不得安心。我好不甘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看著這開口求饒道:“是我不好,不該貪財,放我一馬,我會請人為你好好超度的,求你瞭,放瞭我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鬼大聲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以為這就行瞭,我要把我身上的的苦一萬倍的還給你和他,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們就接受著來自地獄的痛苦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鬼雙手硬生生的把康逸琨的雙臂卸瞭下來,康逸琨被釘在銅柱子上面慘叫不止,鮮血流瞭一地,康逸琨與那個兇手的慘叫聲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    康逸琨接著和那個兇手就被扔向瞭油鍋中,油鍋裡熱氣騰騰,往外噴著火氣,康逸琨和那個兇手在裡面掙紮著,哀叫著,痛苦著,整個然被炸的外焦裡嫩,但卻死不瞭,在無休無止的受著這種折磨。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,知道我的痛苦瞭吧。哈哈哈哈哈哈”女鬼大笑著。

              一整冷風吹過,康逸琨睜開瞭眼睛看瞭看時間。“哎,怎麼會在車上睡著瞭呢,還做瞭個噩夢。等等……”康逸琨突然想起車窗是關著的,又沒開空調,那麼這陣冷風是怎麼吹進來的呢?

              “康逸琨,康逸琨。”正在這時候,一陣陰森森的呼喚聲從車後座響起……